丁真現象:重新定義網紅的內涵與外延


丁真現象:重新定義網紅的內涵與外延
丁真現象:重新定義網紅的內涵與外延

經濟觀察網記者 馮慶艷近期,網紅界里新添了一名頂流網紅,他叫丁真。這個家在四川的藏族小伙,去村口買速食面的途中,被一位攝影師拍了一段不到10秒的視訊,毫無征兆地火了。丁真搖身一變,成為了網民眼中的“甜野男孩”,也成為了各大平臺的頂流網紅,更成為了四川、西藏乃至全國各個旅游大省爭搶的對象,這種現象被人們稱之為“丁真現象”。

丁真的紅,讓人有些匪夷所思。他沒有如涵張大奕般的“網紅臉”,沒有人間嗩吶式的李佳琦的好嗓子,也沒有薇婭實力雄厚的團隊和辛巴家族的龐大粘性冬粉用戶……他只有淳樸黑紅的臉龐,純凈如水的眼神,以及肆意灑脫的笑容,可以說,這很少年,還是鄰家的那種。這也似曾相識,年少時,我們或者都曾在身邊見到過這般的少年。但丁真就是靠著這些紅了。

丁真現象,在一片歡快聲中,也引發了一些過度吹噓的質疑聲。網紅多具有草根特質,丁真無疑是草根,薇婭、李佳琦、辛巴也都是草根出身。但丁真之前,幾乎在每個網紅的身上,都有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那就是網紅身上的巨大流量與商業變現形影不離。似乎網紅的評價體系里,只有流量而無商業變現的網紅,是不成功的,也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

而如今這一評價體系下,不少的網紅遭遇了人設翻車。以如涵張大奕為例,長期虧損的如涵控股擬從美股退市,外界對張大奕評價為,“網紅不努力,三年就過氣”。近日還有辛巴家族假燕窩事件、李佳琦直播帶貨“買完不讓換”事件等,給網紅這個原本就爭議多多的群體,再蒙上了一層陰影。

瞬間爆紅的丁真,卻并不在這個網紅評價體系中,至少目前來看不在。在其他網紅向流量變現的道路奮力奔涌之時,丁真拒絕了各種綜藝邀請,丁真剛火時,沒有簽約MCN這類網紅商業化運作機構,沒有走直播帶貨的路子,也沒有走藝人化路線,而是簽約了四川理塘縣一家文旅公司,成為了這家國企性質的文旅公司的一名正式員工,每個月五險一金,3500元的工資。這一點便與早前爆紅網路的“小馬云”的選擇截然不同。令人唏噓的是,在一輪輪的商業化炒作之后,昔日網紅“小馬云”終于消耗盡了人們最后一點好奇心,近期重回農村。選擇不同,結局是否也會不同?

雖然截至目前,“甜野男孩”丁真沒有開啟自身的流量變現之路,卻給自己的家鄉四川理塘當起了“旅游宣傳大使”,讓四川與西藏因為搶丁真而組成了一對旅游CP,更是讓山東、湖北、陜西、黑龍江等多個旅游大省加入了這場搶人大戰。丁真這個2000年出生的男孩,意外促成了一場全國各地的“旅游推介”盛宴,成就了“史上最和諧打架現場”。歪打正著的“甜野男孩”丁真,仍然是一個普通人,目前最大的貢獻恐怕是,重新定義了網紅這個概念的內涵與外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