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味研發費風波:不只碰到麻煩,還有天花板


絕味研發費風波:不只碰到麻煩,還有天花板
絕味研發費風波:不只碰到麻煩,還有天花板

上千萬研發費用在財務報表中消失,絕味食品回應是口徑差異。11月30日,針對“4500萬的研發費用”一事,絕味食品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2017年年報中披露的研發費用與2018年財報中披露的上期研發費用存在差異是因口徑不同。實際上,作為行業巨頭,絕味食品見過不少大風大浪,但其真正的難題——盈利觸頂,才是令其只能依靠規模生長的無解難題。

絕味:統計口徑不同

11月30日,針對網路上題為《研發費用自相矛盾,4500萬不翼而飛,靠一根鴨脖撐起市值500億的“鴨脖之王”被高估了嗎?》的文章,絕味食品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2017年年報中披露的研發費用與2018年財報中披露的上期研發費用存在差異是口徑差異。

上述網路文章指出,2017年絕味食品披露的研發投入為5200萬元,然而,2018年年報中2017年研發費用變成了680萬元,憑空蒸發了4500萬元。

對此,絕味食品解釋稱,兩次研發費用的發布存在統計口徑差異。2017年發布財報時,絕味食品對于研發投入-研發費用的定義范疇不僅包括管理費用-研發費用,還包括部分生產工人工資-物料消耗以及折舊攤銷等。這部分研發投入-研發費用公司在所得稅匯算清繳時并未列示為研發費用進行加計扣除。2018年,財政部公布了《關于修訂印發2018年度一般企業財務報表格式的訊息》(財會〔2018〕15 號)文件后,絕味食品業務口徑與財務口徑進行了統一,年報研發投入-研發費用投入與財務報表-研發費用金額一致。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存在會計處理規則改變導致口徑調整的可能性,但是上市公司也應該將這種調整在財報中進行充分的解釋說明,主動消除投資者的疑慮,不能指望投資者自己去思索背后的原因,否則要么就是上市公司過于“傲嬌”,要么就是上市公司在找“托詞”。

北京商報記者翻查絕味食品2018年財報發現,絕味食品并未對上述調整內容在財報中予以說明。對此,記者采訪絕味食品,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股東大比例減持

除了4500萬元研發費用的前后差異,絕味食品股東大幅減持也給絕味食品未來發展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

8月31日,絕味食品發布公告稱,上海聚成企業發展合伙企業及其控股股東減持絕味食品超3000萬股股份,占其總股本的比例不超過6%。按8月31日收盤市值計算,套現金額超30億元。受此影響,9月1日開盤,絕味食品股價一度跌停。

資料顯示,上海聚成企業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為絕味食品第一大股東,持股36.171%。

值得一提的是,若此次減持計劃實施完成,減持比例和套現金額將是實施減持以來幅度最大的一次。絕味食品2017年3月17日在上交所上市,一年后的2018年3月,絕味食品便披露周原九鼎、文景九鼎、金泰九鼎、深圳匯賢四家公司的減持股份計劃,該減持計劃完成后,累計減持410萬股,占流通股本2.5%,套現總金額達9.19億元;同樣,2019年9月初,第五大股東復星創投也披露減持計劃,累計減持984萬股,套現金額達3.77億元。

沈萌認為,股東減持基本上屬于鎖定到期,逢高套現。逢高減持的原因則是股東認為現在是股價高點,未來絕味食品很有可能因業績不及預期而出現股價下跌。而股東的大幅減持也會對股價造成打壓,出現短期下挫。

據了解,在上市之初,絕味食品的股價為15.01元/股。2020年,雖然經歷疫情,但絕味食品股價一路飆升,截至8月31日收盤,絕味食品股價為94.2元/股,市值為573.3億元,動態市盈率為104.47倍。不過隨著股東大比例減持,股價接連下跌,截至11月30日收盤,絕味食品股價已跌至70.88元/股,市值為431.4億元。

盈利天花板?

如果說大股東減持是資本市場的日常操作,絕味食品真正的問題遠比這更難解決——毛利率見頂,而這也是巨頭們壓在頭頂上的“天花板”。

在業績面上,2020年前三季度絕味食品一直處于業績頹勢中。從絕味食品披露的最新三季報來看,前三季度絕味食品實現營收38.85億元,同比下降0.01%;凈利潤為5.2億元,同比下降15.33%。

具體來看,一季報顯示,絕味食品營業收入同比下降7.59%,歸母凈利潤同比下降65.27%;進入二季度,絕味食品的業績有所回暖,但其凈利潤仍表現為負增長。數據顯示,二季度絕味食品營業收入同比增加0.82%,歸母凈利潤同比下降1.86%;三季度絕味食品營收凈利雖恢復增長,但仍未改變前三季度業績下滑的頹勢。

事實上,不只是今年,近年來絕味食品的凈利潤增幅逐年放緩,呈現主營業務觸頂跡象。2017-2019年,絕味食品營收增幅分別為17.59%、13.45%和18.41%,歸母凈利潤增幅分別為31.93%、27.69%和25.06%。

與此同時,絕味食品毛利率也在逐年走低。數據顯示,2017-2019年,絕味食品銷售毛利率分別為35.79%、34.3%和33.95%。

反觀另兩位鹵味巨頭——周黑鴨和煌上煌,雖規模不及絕味食品,但毛利率卻高于絕味食品。Wind披露數據顯示,2017-2020年上半年,周黑鴨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60.93%、57.53%、56.54%和54.56%;煌上煌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34.66%、34.47%、37.59%和35.62%。

“絕味食品毛利率逐年下降主要與其加盟為主的經營模式有關。”在業內人士看來,直營模式占比越高,毛利就越高,加盟模式因為要讓利給加盟商,所以毛利率較低。在三大鹵味巨頭中,周黑鴨雖開放特許經營,但直營占比仍較大,煌上煌和絕味都以加盟為主,但絕味食品門店更多,因此,在不斷擴張中,絕味食品的毛利率最低。

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絕味食品在全國開設了12058家門店;周黑鴨線下門店網路仍以自營門店為主,門店總數達1367家,其中自營門店1246家,特許經營門店121家。煌上煌擁有4152家專賣店,其中,煌上煌直營店銷售額占比為12.73%,加盟店銷售額占比達87.27%。

在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毛利率常年處于低位,對絕味食品未來的發展將極為不利。從企業運營的角度來說,絕味食品門店多,利潤低,其經營風險會比較高;從資本的角度來看,毛利率較低會影響公司未來的盈利能力,資本對于毛利率低的企業很難有持久性的支持。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王曉

分享到